与棠

【陆林】林统帅和星际宝贝们的二三事(一)

陆果:论如何在爸爸们亲热时横插一脚





银河城的雨季到了。

稀稀落落的雨滴在颜色渐深的夜幕中飘荡,停驻在层层叠叠的树叶间,或是拍打在灯火阑珊的屋檐上,也不惊扰这座城市的甜蜜酣睡。

“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木牌因为某只过于活泼又破坏力爆棚的小宝贝的一次儿童仿真机甲暴力驾驶事故毫无意外地提前寿终正寝,“林统帅和星际宝贝们的家”最终成为了新的花园门牌,并被随后到来的雨水悄无声息地打湿了。

前几天被迫成为“星际宝贝们”之一的林然默不作声,并且第一次萌生了离家出走的念头。

当然,因为林统帅似乎并没有对这个名字表现出不满情绪,林然失去了反抗战线的唯一一名队友,只好放弃。同时,五岁的陆果同学光荣地获得了“炸弹”之名。

只是这一天晚上,陆果没能点炸被雨水打湿的空气,她自己先熄火了。



陆必行深埋在林静恒的脖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四爪并用地抱紧他,不顾满身的汗水,腻腻歪歪地亲来亲去。

林静恒大概是被亲得不耐烦了,作势要掀开这个全方位人型加热器,却愣是被压得死死的,没有把失去芯片加持的陆必行掀下床。

看来,从某种程度上讲,芯片的改造功能真的是十分有成效。

“你洗不洗澡,不难受吗?”

“不难受啊,我可以再来一次吗?”

“不可以,下去。”

可惜林统帅虽然宝刀未老军威仍在,陆必行却不在被震慑的范围之内。他再想要说什么,被陆必行咬住了嘴唇。

然而就在得逞的陆必行打算进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一阵噼里啪啦地锤门声传来,接着是陆果隐约带着哭腔的大吼:“爸爸!林然那个小混蛋欺负我!爸爸!爸爸!嗷呜!!”

陆必行:“……”

被先生们屏蔽在房间外的模范家庭保姆湛卢从墙上钻了出来,化为人型,跪蹲在陆果身前,一手拿过她手里的枕头和拖在地上的小被子,一手把小姑娘抱了起来,尽职尽责地说道:“先生和陆校长可能要稍微晚一点才能出来,我可以先在这里陪您一会儿吗,亲爱的陆果小姐?陆校长不允许您光着脚在家里乱跑,您可以跟我说说为什么光着脚抱着被子跑出来么?”

陆果拽着湛卢的脖子,丝毫不理会他的问题:“必行爸爸!老陆!静恒爸爸!!呜呜呜呜!”

方才趴在静恒爸爸身上耀武扬威的必行爸爸此刻活像被毛线团缠住的猫,手忙脚乱地冲进洗手间胡乱冲了冲,拿毛巾擦干,套上衣服,一边捡起地上四处散落的被子袜子裤子,一边高喊:“果果不哭啊,怎么了,马上,我马上好!”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林静恒慢悠悠地从他身后站起来,扯掉被单,在衣柜里拿了新的衣服,淡定地走进洗手间准备冲个凉。

陆必行把怀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塞在椅子上,慌张地拉开门,把嚎啕大哭的陆果抱住,揉着她的小脑袋,“果果,果果,怎么了?不哭,乖,不哭啊。”

“林然欺负我!!”

“小然怎么欺负你了,不是一直都只有你欺负他的份么?”陆必行轻拍着陆果的背,一边往对面看去,孩子们的卧室门虚掩,亮着大灯,半天也不见动静。

“他……他给我,给我讲鬼故事……”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陆果吸了吸鼻涕,“今天早上我们俩打赌他输了,我让他晚上给我讲故事,他,他就,给我讲了……讲了鬼故事。”

打赌是陆果和林然隔三差五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原因之一,陆必行并不在意,所以他追问到:“他给你讲了什么?”

“什么……地下城一百则小故事之类的。”

冲完凉走过来的林静恒:“……”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秒。

湛卢在这时好死不死地出声了:“看来林然少爷和陆信将军真的很投缘呢。”

“湛卢,闭嘴。”

湛卢自以为能缓解气氛的“幽默”总是以失败告终,委屈地跟墙壁融为一体。

陆必行憋住笑,严肃地转过身,将陆果递给林静恒,说道:“我看小然肯定也被吓得不轻,果果闹成这样他都没出来,我去看看他。”

“他给你讲了哪一篇?”林静恒低头看着小家伙把眼泪都擦在了他的衣服上,问道。

“一个地下城女歌手唱歌的故事,还要吃……吃猴脑……把惨叫声做成……做成……呜呜我不说了!”陆果一想到方才林然用不带起伏的冰冷嗓音在惨白的灯光下念故事,还有阴森森的高清配图,鸡皮疙瘩集体起立,连忙四爪并用地抱紧静恒爸爸。

林静恒:“……”

林静恒看着她的动作,回忆起刚刚的陆必行,又想到林然的鬼故事,默默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拎起宝贝女儿的枕头和被子,转身进屋。



“小然,小然?”陆必行走到两个小家伙的房间里,看着林然的个人终端还亮着光,上面赫然印着《地下城恐怖故事一百则》的目录,红标指在了《第七十八则:万人迷的歌声》,顿时哭笑不得。

林然应该是对这册“臭名昭著”的睡前故事有所耳闻,但自己之前没有看过——估计也是不敢自己一个人看,只是想起来报复陆果,才翻出来念给她听的。没想到,睡前故事杀伤力太强,敌我双方相继败下阵来。

林然呆呆地坐在床上拥住被子,小嘴抿得紧紧地,一副“英勇就义”的严肃模样。见陆必行走过来,也不吭声,由着他把自己圈进怀里。

“怎么找到这本书的啊?”

“不记得了……随便找的。”

“怕不怕?吓着了吧?”

“……我才不怕呢!陆果是胆小鬼!”

是啊,比当年的小静恒厉害一点,他声儿都不敢出呢。

“那我走了,你自己乖乖睡觉吧,果果在我们房间。”

林然一哆嗦:“!”

陆必行:“哈哈哈哈还说不怕呢!”



陆必行抱着林然回到自己屋里时,林静恒已经抱着陆果躺下了。他悄悄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嗯,衣服丢到洗衣筐里了,床单是新的,拖鞋没有乱飞,地上也没有什么不文明的瓶瓶罐罐袋袋,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陆果听到脚步声,从林静恒身后抬起自己的小脑袋——

“小洁癖!”

“小炸弹!”

“你凭什么过来!你不准过来,只有我可以跟爸爸睡,你走开!”

“我就过来,爸爸带我来的,气死你。”

“啊啊!!爸爸你看他又欺负我了!”陆果说哭就哭,嗷地一声就吭哧起来,朝林静恒撒娇,拽着他的手臂左右摇晃。

林静恒无奈地坐起来,揉揉她的自来卷,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不哭了,嗓子喊破了,别闹。”

“今天都可以和爸爸睡,好不好?”陆必行抱着林然躺下,“很晚了,快睡觉。”

“我睡不着!”陆果闷闷地说。

林然把脸一别,“哼”了一声。

陆必行无奈道:“那我也讲一个故事,你们听完就乖乖睡觉,好不好?”

“讲什么讲什么?”

“跟你们讲静恒爸爸小时候的事情……”陆必行以前也讲睡前故事,但大部分都是童话或者幼儿读物,很少讲以前的事情,两个宝贝一下来了兴趣,眼巴巴地望着他。

“必行……”

“啊,你们看,他害羞了不让我讲呢,快保护我!”

刚刚还粘着林静恒的陆果立刻叛变,一双小手交叠着捂住林静恒的嘴,不让他讲话,兴冲冲地跟陆必行说:“快讲快讲,我按不住很久的!”

“静恒爸爸的爸爸,以前也给他讲故事,好巧不巧,他讲的也是小然讲的故事呢……

“静恒爸爸那时候比你们都大,可是他也很害怕……”

“真的吗!爸爸不是什么都不怕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还怕很多东西呢,比如陛下掉毛……”

“必行!”

“我们的长辈也说他小时候一点都不可爱,老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可气人了……”

“陆必行!”



雨声停了,微风吹来,藏匿在树叶屋檐中的雨露被摇落,滴滴答答,好像雨还在下一样。

黑夜里,陆必行睁大双眼,耳边是两只小家伙沉稳的呼吸声,柔软的热乎乎的那么一小团,却蕴含着无限的热情与力量,时刻等待迸发,窜上天去,炸一个天花乱坠,尽兴才归。

他转头看向林静恒,不知怎么又想起之前被打断的事情,舌头在口腔里打了个滚,轻轻地说:“统帅,你亲我一下嘛。”

林静恒听见他的声音,侧了侧头,“别闹,乖。”

“我本来还有一次机会的,现在没了,你不补偿我一下么?”

“你别把他俩弄醒了,快睡觉。”

“我不嘛。”陆必行用气声撒娇,感觉更没办法拒绝了。

林静恒想了想,中间隔着两个孩子,他只能伸出手在嘴边亲了一下,又点在陆必行的嘴唇上,却没料到陆必行张嘴咬住了指头。

“松手。”

陆必行用舌尖舔了舔统帅的指尖。

“好了,不要撒娇了,你跟俩孩子吃什么醋。”

“他俩今天夺走了统帅对我的宠爱,”陆必行咬着他的手指含混不清地说,“我就要闹。”

林静恒没辙了,小心地把怀里的陆果放到枕头上,弓起身,把吻落在了他的眉眼之间。

“明天还给你,好不好?现在睡觉,很晚了,嗯?”

“好,晚安,静恒爸爸。”

“晚安……必行宝宝。”







——————

我回来啦嘻嘻,放假放假嗨起来~
评论(11)
热度(244)

日常性沉迷priest,偶尔性爬个墙头

© 与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