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棠

【陆林】林统帅和星际宝贝们的二三事(二)

陆必行:我会尽我所能,给你们最好的爱

   

“林统帅和星际宝贝们的家”是一栋三层楼高的小别墅,外加一片不大的花园。一楼客厅餐厅厨房等设施一应俱全,是家庭成员们白天的主要活动场所,第二层是两间大卧室和书房,也算作陆果和林然的儿童乐园,第三层有几间次卧,一个朝着后院的大阳台,主要用来堆放杂物。因为“地势”相对多样,对搞破坏的承受能力也比较强,两个孩子就常在这里进行适当的好奇心实验,以陆果为主力军,林然看心情煽风点火,以不把家里炸掉不惹林静恒生气为底线。
   
陆必行在湛卢的帮助下重建了一个家庭小滑梯,甚至比陆信的那一个更加精致。滑梯口设在孩子们的房间里,被做成了木制衣柜门的样子,一拉开就可以钻进去。滑梯桶的内壁成蔚蓝色,也是软软的,触感有些凉,摸上去很舒服。头顶上有两条交错缠绕的光缆,各种各样的光斑星星点点地散落在里面,一眼望下去看不到尽头,显得寂静而梦幻。滑梯也会喷出孩子们喜欢的气味,陆果喜欢苹果味和橘子味,林然却喜欢桂花香,清新而不平淡,倒是很符合他的性格。
   
滑梯桶通往客厅,出口除了一张柔软的大地毯,还有几个抱枕,陷进去就不想爬出来的那种。小家伙们触碰到感应器,陆必行和林静恒的全息影像也会投射出来,台词有好几句,动作也很多,但还是要经常更换——毕竟他们真的太喜欢玩了。
   
滑梯建好的时候,陆必行同样非常激动,自己跑上跑下滑了好多次,乐此不疲,各种炫耀。林静恒看着他不说话,只是笑,并在他又一次滑出来的时候,上前挡住背后的全息影像,抱住他,低声说出他的台词:“还滑,小心裤子着火烧屁股。”
   
陆必行笑嘻嘻地答道:“我不管,我就滑。”

林静恒把他和自己一起瘫倒在枕头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曾经的遗憾和今天的幸福在眼前重合,不知是该欣喜还是该难过。
   
“你再跟我讲讲他的事情?”
   
“讲得差不多了,没什么好讲的了。 ”
   
“其实我不是很难过,你想啊,如果我们俩真的在一起长大,也不一定是现在这样的结果。相比之下,我比较喜欢现在,”陆必行探头,吻上林静恒的脸颊,“等果果和小然再大一点就可以玩滑梯了,虽然我以前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但是他们可以,我就很满足了。哪怕以前错过了陆信将军,但我没有错过老陆,你错过了林蔚将军和格登博士,却没有错过陆信将军和穆勒教授,现在的陆果和林然更是谁也不会错过,你不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吗?”
   
“我知道,我甚至没有想过这一天……”林静恒扣住他的后脑勺,揉搓着他的自来卷,“这样最好了。”
   
陆必行笑着压在他的胸膛上,闭上眼睛,感受着一呼一吸之间的宁静。然而这份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机械手湛卢突然从天花板上垂下来,晃晃荡荡地说:“陆校长,果果小姐睡醒了,正在闹脾气,看起来是需要换尿不湿了。”

陆必行:“……”

*

小别墅看着很大,但有时候总感觉很拥挤,尤其是陆果和林然携带家养动物们满屋子乱跑的时候。
   
客厅和餐厅之间的拐角是动物们的栖息地,其中,陛下的窝占了很大一部分,墙上搭了几根木条,供爆米花和变色龙驻扎。不过它们总是会溜到花园里去,以至于每次回来都会拖泥带水,这时陆果要是再来参和一脚,湛卢可能就得暂时失去一名高级机甲核的尊严,在林静恒回来之前收拾干净。
   
当然,有时候也不一定是爬行动物们的错。
   
“陆果,你在干什么?”
   
林静恒刚打开门,就听到楼上叮叮咣咣一阵乱响。
   
“果果小姐,我忠诚地建议您不要冒这个险,先生可能马上就回来了——哦,先生已经进门了,现在正在往楼上走,您听见他在喊您了么?”
   
“听见了听见了,哈哈我要冲下去喽!”

按理来说,儿童仿真机甲是有限速的,而且很慢,操作更是十分有限,并没有可观的搞事情条件。然而也不知道陆果是怎么想的,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硬是想方设法把仿真小机甲玩出了高难度新花样——她在陆必行堆东西的阁楼里翻出来一个小型加速器,虽然接近报废,只有个干巴巴的核心程序,但给小机甲推波助澜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这小玩意操作简单,只要安上去,开关一开就成……也不知道最开始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而陆果的最终目的,就是把安装着加速器的机甲从三楼阳台飞向后院,绕行一圈,再穿过林然给她搞的各种障碍,再绕一圈,飞回大阳台。
   
哒哒——
   
“陆果?”
   
“果果小姐……”
   
“你在搞什么花样!”
   
“冲咯——哈哈哈——”
   
只听一声轰响,泛着红光的小机甲从林静恒眼前一晃而过,大头朝下刷地冲了下去。
陆果丝毫不慌,胸有成竹地握住方向盘,用力一打,仿真机甲犹如尚未学会飞行的幼鸟,摇摇摆摆地在花园里转了个弯。加速器倒是十分给力,不过,陆果同学的这个弯打得太大了。
   
林静恒眼皮一跳,立刻连接上仿真机甲的家长控制系统,虽然仿真机甲强行急刹车,但是惯性仍然是大自然的绝对游戏规则,陆果来不及反应,只听见“哐嘡”一声,机甲停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隐约意识到闯祸了,只得解开安全带,同时调整好了一副委委屈屈的“爸爸我错了”的小哭丧脸,磨磨蹭蹭地下了地。
   
“果果?”
    
陆果一愣,林静恒的狂风骤雨一顿骂还没等到,却先等到了陆必行回家。
   
“你看你,花园牌子都撞倒了,”陆必行蹲下身,把小家伙搂进怀里,“怎么回事呀?”
   
陆果表面还维持着对付林静恒专用的撒娇小哭脸,心里却已暗呼糟糕。别看林静恒整天摆着谱,严肃得要命,可他才是真的火不过三秒,先让他骂,然后一撒娇就完事了——陆必行可不一样,这位第八星系最伟大的教育家,把儿童心理和育儿方法研究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在他这里全都白瞎,一句“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肯定不能过关。陆校长看似温和实则折磨,一张嘴皮子不把你耳朵磨老实了绝不罢休。
   
这大概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陆果和林然长大之后都没有选择在星海学院学习深造了。
   
“爸爸……”
   
“后院的那些玩意不是你自己折腾的吧,有没有同伙?”
   
“我……额……”
   
“静恒,小然呢,叫下来。”

*
   
“他俩这样子是不是太闹了,怎么都不像你啊。”陆必行在厨房里叮叮哐哐地找一个奶昔机,他最近学会了怎么做奶昔,就打算试一试当做饭后甜点,两只小的今天闯祸,没份。
   
“是不太像我,像你多一点。”林静恒从冰箱里取出牛奶,倒出一杯递给陆必行。
   
“以前总想着果果可以乖一点,这么好看的灰眼睛,就该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念念诗笑一笑就可以迷倒一大片,当然我是不会让那些臭小子得手的。”
   
“现在也挺好,活蹦乱跳爱捣乱,像你,怪可爱的。”
   
“我哪里捣乱了!你才捣乱,你能不能别站在这,我刚学会怎么做这东西,别妨碍我发挥——奇怪我的配方甩哪去了!”
   
“你不是家庭好爸爸神通广大么,我什么都没干,怎么妨碍你了?”
    
陆必行从他那杂七杂八的个人终端里将配方表找了出来,水果一通乱翻,终于把香蕉与牛油果切块放进机器里,又倒入牛奶,盖上盖子开始打奶昔。
   
而后他在裤腿侧胡乱一擦手,揪住林静恒的裤腰,把他拽了过来,飞快啄了一口嘴唇,再凑到他耳边轻轻说:“你看,你就是在捣乱啊。”
   
“去你的。”林静恒别过脸,笑骂道。

奶昔马上就打好了,陆必行拿了两个透亮的玻璃杯装好。不知他从哪扒拉出来了几根扭扭吸管,三下五除二扭了俩爱心,洗了两叶小巧可爱的薄荷叶,点缀在浓稠香甜的奶昔上。
   
“怎么样,尝尝?”陆必行说着便把吸管往林静恒嘴边一戳,“闻着好香,应该不错。”
   
林静恒看着他满脸期待,眉头一挑,接过杯子仰头就喝,完全忽视了那根颤颤的风骚吸管。
浓郁的奶香扑鼻而来,混合着轻巧甜美的果味,稠而不腻,温柔地包裹着林静恒挑剔的味蕾——就像对面那个家伙一样。
   
“我没放糖,不甜吧?”
   
“刚好,我挺喜欢的。”
   
“嘿嘿嘿那是,这可是必行爸爸做的!”

————————
啊,自从镇魂开播就满脑子只有啊啊啊啊和哈哈哈哈了啥都不会写……幸好之前写了一大半,磨磨蹭蹭写完了orz

我真的好喜欢果果呀太可爱了~

评论(7)
热度(82)

日常性沉迷priest,偶尔性爬个墙头

© 与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