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棠

【长顾】昏君

你的小甜饼突然出锅~

一点点,超短小,ooc都是因为本人厨艺太烂。

广播剧完结就当长顾没羞没臊的小日子开始啦!!吹爆我天阿,长顾一辈子!!

————————

“陛下,夜深了,可是该早点歇息了?” 大太监卫理眼见着长庚已经在偏殿待了三个多时辰还未有停下的意思,便命人熬了碗清淡的小米粥来,就着两三碟小菜,当作是宵夜。

“几时了?”长庚听到卫理的脚步声,方才觉得有些倦了,放下朱笔,手肘撑在书桌上揉了揉眉心。

“回陛下,已经子时三刻了。”卫理上前将长庚桌上的奏折笔墨稍作收拾,他身后的侍女便将宵夜呈了上来。

“是有点晚,”长庚用勺子搅了搅碗中澄黄的小米,叹了口气,迟疑了一下说到,“那今日便不回去了吧。”

前些日子清闲了许久的太始皇帝如今又忙了起来,年关将至,忙碌倒也是人之常情。因而顾昀这几日特地与他打了招呼,若是实在太晚,也不必折腾回府了,必要早些在宫里休息。

“你要是偏三更半夜地回来,也别进来闹我,大冷天的,才不等你。”恃宠而骄的大帅说。

一想到顾昀,长庚的眉目一下舒展开来,嘴角噙着笑,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清淡的米粥都变得格外地香甜。

“我真是难得听话啊……”长庚心里这样想着,余光处,却是有一个身影悄悄地闯入了他的视线里,裹着一丝午夜里的寒凉与雪气。

“子熹!你……”

“臣斗胆深夜觐见,还望陛下海涵。”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长庚连忙起身将人揽住,屏退众人,拉着他坐下,语速飞快地道,“是谁跟我说他身心俱疲还需调养,要早点睡,才不管我呢?”

顾昀看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笑了笑,没来得及张口,就被长庚伸手摸了个遍。直到他确认顾昀没被这数九寒天冻出毛病来,长庚才放心地把小义父裹到自己怀里,让顾昀坐在他腿上,下巴抵着肩,撒娇地蹭了蹭脖颈,落下一串细碎的亲吻,才轻声问:“怎么来了?”

“想你啊。”顾昀说得一本正经,眼里藏着丝促狭。

长庚想不明白他要作什么妖,脑筋一转已然有了自己的想法,便道:“爱卿既然来了就别忙着走,朕今晚翻个牌子罢。”

“那不成,敬事房尚未安排妥当,请陛下自重。”

“何必那么麻烦,朕愿亲自为爱卿沐浴更衣,抬入殿内。”

“啧,混账东西,闭嘴吧。”

顾昀气笑了,抬手就是拍一巴掌,他心里仅剩的那点君臣尊卑也实在受不了长庚在寝宫偏殿这么不知廉耻地胡诌,往日窝在府里也就算了,在宫里听见这种话多少还是有些心虚。

长庚挨了顾昀猫抓似的一巴掌,甜滋滋地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当真一把捞起顾昀,要抱上床。

“放我下来,回家了。”

“回去了唉长庚,啧,马车在外面等着呢!”

“你当的是什么昏君,别闹!”

“我当的才不是昏君呢,”长庚往他耳朵里喷气,压着暧昧,“大梁每年不知有多少朝贡,蒸汽机车贯通四方,巨鸢腾空海蛟潜底,经贸发达文化繁荣,墨客商贩男女老少皆可富足生活,乃是当今寰宇第一大国,我做到这份上,怎么能说这个皇帝当得不好呢?”

顾昀被长庚日渐精进的手法撩拨地够呛,整个人被拥在灿黄柔软的锦被中。

这地龙烧得太热了。他想到。

小兔崽子又嘀咕些什么?

又咬我,真是,嘶——

“子熹,

“我只想当你一个人的昏君。”











评论(4)
热度(107)

日常性沉迷priest,偶尔性爬个墙头

© 与棠 | Powered by LOFTER